戈尔巴乔夫去世了,普京的哀悼五味杂陈!

  来源:牛弹琴

  
  (一)

  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评价,谁都无法否认,戈尔巴乔夫是一个改写了历史进程的重要人物。8月30日夜晚,91岁的他走到了人生的终点。

  他曾执掌的苏联,早已在31年前分崩离析。而苏联当年的两大加盟共和国,俄罗斯和乌克兰,正在激烈的战斗中。

  看到普京已第一时间表态,对戈尔巴乔夫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。

  按照克里姆林宫的说法,普京随后会给他亲友发唁电。逝者为大,以普京的政治智慧,应该不会再出恶语。但可以肯定的一点,第一时间就一句话,比很多西方领导人还短,普京的哀悼,内心也是五味杂陈。

  因为两人的关系,一直起起伏伏。戈尔巴乔夫曾赞美普京,是一个称职的强有力总统;普京也曾特意为戈尔巴乔夫祝寿,赞美他学识渊博、生活经验丰富。

  当然,关系不和睦的时候,普京也痛批,戈尔巴乔夫是俄罗斯史上最大的罪犯,是一个把权力扔在地上,让一些歇斯底里的疯子捡起来的懦怯者。

  对普京和很多俄罗斯人来说,最痛心的一件事,就是苏联的解体。

  戈尔巴乔夫毫无疑问是最大的罪人。他去世后,看到美联社一篇报道的大标题,就是:导致了苏联解体的戈尔巴乔夫逝世,享年91岁……

  是他最终埋葬了苏联,尽管这可能不是他的本意。

  1991年12月25日,在最后一次作为苏联最高领导人发表电视讲话时,戈尔巴乔夫试图为自己辩解:

  命运已经决定,当我成为国家元首时,这个国家的问题已经很明显了。我们拥有丰富的一切:土地、石油、天然气和其他自然资源,上帝也赋予了我们智慧和人才——但我们的生活比其他工业化国家的人差得多,而且差距还在不断扩大……

  确实问题很多,但领导人是解决问题的人啊!

  但戈尔巴乔夫却彻底失败了。他的改革,刚开始还充满新意,最终一败涂地。

  有意思的是,西方却一直很感激他,认为他魅力四射、充满激情。他去世后,最大的褒奖,都来自西方。只是在俄罗斯,很多人同样对他五味杂陈,甚至充满怨恨。

  美联社的报道就说,“戈尔巴乔夫在晚年获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赞誉和奖项。然而,他在国内却遭到了广泛的鄙视。”

  为什么?

  因为“俄罗斯人将 1991 年苏联解体归咎于他——一个曾经令人生畏的超级大国,其领土分裂为 15 个不同的国家。他的前盟友抛弃了他,让他成为国家麻烦的替罪羊……”

  作为一个例证, 1996 年,戈尔巴乔夫试图东山再起,竞选俄罗斯总统,但最终这成为一个国际性笑话,他只拿到了不到1%的选票。

  
  要知道,就在5年前,他还是苏联说一不二的最高领导人,俄罗斯也只是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。

  历史抛弃了他,也抛弃了他很多的遗产。

  1996年,戈尔巴乔夫和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,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举行峰会,他提出了一个惊人的提议:消灭美国和苏联持有的所有远程导弹。

  这被认为是冷战结束的开始,由此美苏签订了《中导条约》。30年后,美国撕毁了《中导条约》,俄罗斯虽然愤怒,但已无力回天;华约解散了,北约仍在步步紧逼,结果就是现在的俄乌冲突……

  戈尔巴乔夫早已无力改变,他的晚年,似乎也是落寞的。

  苏联没有了,俄罗斯人怨恨他,和他形影不离的,只有恩爱的妻子赖莎。他曾经这样谈到妻子:“有一天,我们牵着彼此的手,晚上去散步。我们一生都是这样走路的。”

  但苏联解体8年后,赖莎去世。女儿伊琳娜发现,父亲只要一回到母亲生前住的那个房间,就会情不自禁地陷入沉思与哀伤……

  不多说戈尔巴乔夫了,历史会给出最后的结论,未必是我们这一代人。

  
  (二)

  但至少有一点,戈尔巴乔夫是成功的。他比他很多的对手,都更加长寿;即便晚年落寞,但似乎比对手们还是潇洒许多。

  比如,撒切尔夫人——当年是撒切尔夫人最先认识到,戈尔巴乔夫是“一个可以与之做生意(打交道)的人”,从而开始了西方与戈尔巴乔夫的蜜月。

  但这位“英国铁娘子”,虽然赢得了冷战,却也遭到了背叛,1990年她被迫退出了政坛。

  随后,儿子的丑闻,丈夫的去世,让晚年的撒切尔夫人,变得格外无助和苍老。病魔随即而来,中风让她神情呆滞。

  2013年4月8日,“铁娘子”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历程,终年87岁。

  英国为她举行了颇为隆重的葬礼,但西方很多国家领袖拒绝出席。伴随她的,是一路的抗议者,以及那首诅咒她的歌曲《叮咚,老巫婆死了》。

  还有科尔。1990年10月2日夜晚,是科尔人生最辉煌的时刻。他在电视上努力抑制住心中的激动,告诉德国人:“几个小时后,一个梦将变成现实。在经过40年痛苦的分裂岁月之后,德国,我们的祖国就要重新统一,对我来说,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之一。”

  第二天,东西德合并,纳粹第三帝国覆灭整整45年之后,统一的德国,再次在欧洲中心地带崛起。

  当然,这离不开戈尔巴乔夫的帮忙,是他下令苏军撤离,看着柏林墙倒塌,然后东德并入西德。荡开说一句,可能戈尔巴乔夫当时也不认识普京,更不知道这件事对普京的刺激。

  但德国人也厌倦了科尔。1998年,这位“统一之父”出人意料惨败给了社民党,他就此落寞地离开了政坛。2001年,科尔的结发妻子汉内洛蕾因忧郁症自杀身亡,父子也因此反目。

  2008年一次严重摔伤之后,科尔的余生,就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,他几乎丧失了说话功能,孤独地活在自己曾经的盛名之下,无力挣脱却又无可奈何,2017年科尔离世,享年87岁。

  
  在柏林墙倒塌前夕,昂纳克是东德的最高领导人,也是最后一位最高领导人。这个柏林墙的催生者,曾经和勃列日涅夫热情亲吻的东德领袖,曾信誓旦旦地宣称,柏林墙会矗立50年乃至100年。

  但柏林墙很快就倒塌了,昂纳克被逮捕,他随后流亡苏联。八一九事件后,戈尔巴乔夫下台,叶利钦成了莫斯科的新主人。他不愿收留这个东德的罪人,昂纳克只能逃到智利大使馆寻求庇护。

  1994年,昂纳克因肝癌在智利逝世,终年81岁。

  驱逐了戈尔巴乔夫的叶利钦,成为了苏联的终结者。他被认为是现代俄罗斯的国父,但他采取的“休克疗法”,也让俄罗斯经济濒临崩溃。在最终确定普京是继承人后,1999年12月31日他辞去了总统职务。

  接下来的几年,是叶利钦“老来专以醉为乡”的洒脱岁月。但常年的酗酒,让他的心脏病加重,2007年4月23日,叶利钦在莫斯科逝世,享年76岁。

  
  略好一点的是老布什。他看着苏联解体,他随后还发动了海湾战争。但当功勋卓著的他试图寻求总统连任时,却出人意料输给了很年轻的克林顿。

  八年后,他的长子小布什竞选总统成功,才算是报了一箭之仇。晚年的老布什,眼泪似乎特别多。他为大儿子糟糕的政策辩护,会哭;他为小儿子站台选战,更是几度哽咽,泪流满面。

  2018年4月,和老布什相伴了一生的芭芭拉去世。在妻子的葬礼上,坐在轮椅上老布什不舍离去,静静地凝望灵柩长达15分钟。半年后,他最终随芭芭拉而去,享年94岁。

  
  现在,和他几乎同样长寿的戈尔巴乔夫,也最终去找他的赖莎了。

  他们都曾是叱咤风云的人物,万众瞩目,不可一世。

  他们的人生,充满了传奇,更是国家命运的一部分。

  历史无法假设,但有时,我们总忍不住要去假设。

 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,能像中国那样成功,苏联还会解体吗?

  假如八一九事件后,他在博弈中胜过叶利钦,还会是现在的格局?

  假如戈尔巴乔夫稳住阵脚,假如苏联没有解体,还会有后面的科索沃战争、车臣战争、纳卡争端,以及现在的俄乌冲突吗?

  那肯定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普京,可能不会有今天的俄乌冲突,也不会有普京和俄罗斯人对戈尔巴乔夫的五味杂陈。

  历史就是历史,历史没法假设。但不管多么叱咤风云的人物,最终都会归于尘土。

  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